投稿一覽 > 討論內容
慶中秋的短篇小說
日期:2013/12/22 23:12
名稱:爆熱熊

=============舊稿放置區==============

(微笑)
發現寫作真是件難事,
但是,持續寫下去,才能發現王道(?)

總之,開始吧!


<<短篇 - 英雄無方 >>


<英雄之家>


[怎麼會....?]

握住刀柄的手讓野太刀"貪狼"喀喀作響

亞河劇場陷入火海

紗夜站在忙進忙出的消防人員間,偶而,被拉水線的消防人員撞到,坐倒在地


手臂上"風紀委員"的臂章顫抖著


天花板上並排著許多水手服

大洗衣場有併排四到五個投幣式的洗衣機和烘衣機,只有兩台洗衣機運轉著,更顯得夜裡的靜謐

[沒事吧?]

[沒事。]紗夜的聲音依舊冷靜

[振作一點,大家一定都不會有事的]
理香放下洗衣籃,才剛洗完衣服,短袖和短褲上還有些潮濕

紗夜轉過身,按下熱水紐

[宿舍住得還習慣嗎?]理香問

[如果水質可以好一點的話會更好些。]

一身輕便浴衣的紗夜攪拌著茶包,熱氣貌散


理香輕笑了兩聲

[趁現在好好享受普通學生的生活吧]

理香的背影逐漸消失在黑暗中

紗夜不自覺的摸了摸腰際

卻什麼也沒有


<私立凡特斯學園,路上颱風警報?>



[沙也加?]

[是沙也加耶~你好久沒來了,你去哪了啊?]

你一句我一句,女同學們圍繞在紗夜的座位旁

[不...我是...紗夜]

同學們愣了一下,然後笑聲爆發出來

[哈哈哈...沙也加是紗夜?可是你一點也不像啊?]

[小沙沙,那麼想當的話,不如你就代表我們班去報名新的風紀委員會徵選吧?]

上課鐘聲響起,同學們一哄而散

[我不像紗夜?]

紗夜拿出書包中的小化妝鏡,鏡中的自己有著一頭筆直修長的黑髮

[怎麼會?]

明明是有點自然捲的褐色長捲髮,眼睛中還帶有淡淡的淺綠色

可是自己明明是...突然一陣頭痛

不行,每次想到關於SC能力的時候,頭就痛了起來

眼前的課本上,清楚的寫著"淺田 沙也加"的名字

[淺田同學,麻煩你把這疊作業放到老師辦公室]

同學們紛紛準備放學,一臉正經樣的班長

紗夜疑惑的看著班長

班長推了推眼鏡:[你不知道你是值日生嗎?]

紗夜馬上回神過來,[好的,我知道了]

恍神了一天,紗夜仍然無法掌握狀況,拿著厚厚的作業一步一步的走著

黃昏的陽光,灑進空無一人的走廊邊,風吹動旁邊的樹葉,

學校內安靜的好像只剩下風聲和紗夜的腳步聲

[恩?怎麼這麼臭?]

有股刺鼻的腐臭味撲鼻而來,紗夜不禁停下腳步,空出一隻手來捏鼻

突然旁邊的教室爆炸開來

一頭黑色、看起來像是5、6倍大的人型生物出現在眼前

黝黑色的鱗片覆蓋全身,血口大嘴噴出令人嘔吐的氣味

[唰]

數學作業本滿天飄散

紗夜往後跳了一步,眼睛直盯著眼前的這頭怪物

右手本能性的一抓,腰際依然是空空如也

怪物用前肢播開了滿天飛散的紙張,紗夜連忙躲進旁邊的柱子後面

紗夜凝視著右手,用力想像著武器的樣子,

頭痛!痛得好像有刀在腦子裡攪動,滿頭大汗

可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可惡!]紗夜小聲的啐道

怪物還在前面爬行著,好像在探索活人的氣味

如果以現在的樣子可能很快就被發現了

可是也沒有把握能跑得過怪物

怎麼辦?

從來沒有感到如此無力過

如果"貪狼"還在的話,就算SC能力( Super Cosplay )無法發動,至少能斬下怪獸的一隻手臂,

可是,怪物真正的本體是人,斬下怪物的前肢,就等於砍斷一個人的手臂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眼前浮現出自己被利爪撕裂的畫面,不行!不要再想了

強迫自己停下噁心的想像

怪物呼吸聲越來越清楚

已經到身邊了

紗夜把自己的身體儘量縮進黑影裡

期望不要被發現

亞河,露蒂,MIO..., S.E.

好想念你們...

[紗夜!沒事吧?]

紗夜睜開眼睛,一個淡綠色光芒出現在眼前

[是誰?]

[難道你看不見?]

光芒逐漸暗了下來,理香一身白色無袖西裝,雙手戴著深色皮手套,一頭綠色短髮還在微微飄逸著

[...是你啊] 紗夜全身放一放鬆,攤在地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只不過是第一階段的異種,怎麼會把你逼成這樣?]

理香擔心的察看著紗夜有無受傷

紗夜轉頭看過去,原本漆黑的怪物已經變回一個普通的男學生躺在殘骸邊

[我好像變回普通人了。]

紗夜想要保持平常冷靜的口吻,可是說出口的卻是沙啞、顫抖著

理香看著紗夜

[真的嗎?]

紗夜點點頭

一陣風吹過,走廊外的樹葉沙沙沙地響著,數學作業被風翻了幾頁,夕陽轉為紫色,四週一片寧靜。


<平常人的武器>



[平常人也有平常人的武器!]

一把長刀放在紗夜面前,紗夜把長刀出鞘,寒森的刀光反射在紗夜的臉上

[我以為你只是臂章和"貪狼"被沒收了,沒想到居然連SC能力都消失了,看來,那場火災對你...]

看到紗夜的神情,理香連忙閉嘴

該守護的人都不在了,為守護而揮動刀柄的力量還有必要存在嗎?

紗夜把長刀收回刀鞘,推還給理香

[不用了,你也知道用真刀會發生甚麼事。這種事情你最清楚了,不是嗎?]

一直研究追查SC能力的理香怎麼可能不知道?如果用武器解決的話,
等到學生的屍體躺在眼前時,可不就是憑"擊退怪物"這種理由可以說得通的了

[這不是真刀,這和"貪狼"一樣,是祭祀神明用的儀式刀"總明",試試看?]

紗夜再次看了看這柄刀,和"貪狼"純白的刀鞘不同,"總明"的刀鞘圓滑平順,沒有護手,

收起刀鞘的樣子看起來就像一根扁平滑順的黑棍

在刀的末端繫著紅色的刀穗,紗夜無意中摸了一下

瞬間,腦袋裡閃過一畫面,

一個紅色巨大的鋼盔,站在火場中央,藍色的光芒不停閃耀著

[紗夜?]

回過神來,不知何時,眼眶已經充滿了淚水

[那承蒙你的好意就先謝過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紗夜尷尬的快步離開

理香看著紗夜的背影

[看來,有一語成讖的味道]



<新武器>



"總明"比起"貪狼"還要短些,揮動的感覺也沒有"貪狼"那麼重

可是,"總明"和"貪狼"一樣,對紗夜的心念有反應

以心念構築出武器,是SC能力的基礎。

Super Cosplay, 簡單一句話就是把具體的想像投射到現實中

想像越具體,威力就越強大

而這種具體而超乎界限的想像,最常來自於我們每天所接觸的媒體

舉凡電視、動畫、小說等等,由於越是強大的SC,越是源自於一般人覺得荒誕的動畫

所以很多人不能理解,只把這些特異份子當作是有超能力的瘋狂粉絲

但是根據研究,正是這些激動人心、超越界限、無視現實的想像,

才幫助這些SC超能者能超越文明賦予人類的制約,激發出無比龐大的精神潛能

紗夜大口大口的喘氣著

身上的水手服早已經被汗水浸濕

紗夜坐在旁邊倒下的樹幹上休息

一旁的麻雀沒有因為紗夜沉重的喘息聲被嚇跑

反而一蹦一蹦的徘徊在紗夜腳邊的草地裡,尋找掉落的果實碎片

[淺田同學,才剛回到班上又要翹課嗎?]

穿著全白立領制服的班長從樹林裡走出來

[班長不也是嗎?呼,才剛揮到第853下的說]

後面那句是念給自己聽的,免得忘記又得從頭數起

班長毫不客氣的站在紗夜面前,紗夜注意到班長的手臂上有個紅色臂章

[有時是大家老實的班長,有時又是守護學校安全的英雄,我,落岩 劍次,以新任風紀委員會中隊長的身分要求你趕快回到教室去!]

風紀委員會嗎?以前好像還沒有中隊長這麼一個職位呢,不過既然被逮到也沒辦法

[等等]

正準備收拾包包的紗夜回過頭,看到 落岩班長對自己伸出手

[把你手上的危險物品交出來]

班長的目光落在紗夜手上"總明"上,

[只有這個,我無法給你]

我只剩下這個了

可是,我為什麼還要揮動刀柄呢?就算找回力量,又能代表甚麼呢?

[拿來!]

落岩班長一手抓住"總明",想要把刀搶過來

紗夜順著班長的手轉進內側,以刀柄對準班長的心窩一撞

[嗚]

落岩劍次跪在地上,說不出話來

[這樣的身手還想要守護別人,你還早100年呢]

班長抬起頭來,從懷裡拿出一張符咒

[是你逼我的!]

一道強光,白色的光芒化作沒有型體的白煙不斷的凝聚,最後形成一個人形

[落岩流式神召喚術,我以落岩劍次之名命令你,出來吧!青木清子!]

式神?

一個穿長裙的長髮女子站在落岩班長旁邊,

[這是最後警告,乖乖把刀交出來,不然我只好用搶的了]

剛剛已經搶過了吧?而且,現在的風紀委員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不成就用搶的嗎?

[好吧,那你就試試看吧?]

"總明"出鞘

[輸過,總比放棄好!]



<紅色鋼盔>



樹林的前方,有塊雜草茂盛的空地

兩個身影,交互纏鬥

"式神 青木清子"身上長出許多彎曲而尖銳的刀刃,遠看像是深紅色的玫瑰刺

每一把都十分的長並且致命

紗夜一邊保持距離,一邊試圖逼近落岩劍次

可是式神不留空隙,抓住機會就朝紗夜猛攻

紗夜以"總明"迎擊,只有一把刀的她,身上多出了許多道口子,

右腳用力一踹,好不容易把式神逼開了

[砍不斷呢]

紗夜看著"總明",感受著心念的流動

[痛!]

頭又開始劇痛了起來

無視於紗夜狀況的式神又開始逼近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

回想起來!

守護的力量!

[痛!]

不是這個,是更具體的想像!

[好痛!好痛啊!]

火焰

[嗚啊啊啊!]

站在火焰中的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紅色鋼盔


紅色的強光淹沒視線

少女,無盡的慘叫



<歸來>



[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

理香指著被轟出圓形黑洞的樹林,草皮上有一道燒過的痕跡

[嗯,我也不太記得到底怎麼了...班長呢?]

理香遙遙一指,白色的立領制服右半邊變成焦黃色

落岩劍次昏迷不省,身上卻沒有半點傷痕

[這個樣子...看來是SC攻擊過後的痕跡呢,是你嗎?]理香笑著說

[好像是呢]紗夜忍不住笑了出來

太好了

能力總算找回來了

[那你試試看能不能變成"紗夜"?]

紗夜愣了一下,隨即明白理香的意思

紅色的光芒從身體透出來

黑色的長髮被覆蓋上一層褐色的光澤

水手服外面多出了一件紫色無袖立領的長外套,迷你裙配上及膝長靴

"紗夜"在此現身!

理香愣住了

紗夜:[我回來了!我真的變回來了!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一定做得到...理香?]

紗夜回過頭去

背後站著一個人

褐色自然捲長髮,末端用繩子綁束

紫色無袖立領長外套,迷你裙

白色及膝長靴

還有...本來應該不存在的

紅色風紀臂章和"貪狼"

草原上,

兩個人面面相覷




[[你是誰?]]



<他人的回憶>



紗夜看著眼前的"紗夜",無法理解發生甚麼事情

[理香?]

手上有風紀臂章的"紗夜"也看著理香
[理香,你最好有個清楚解釋,不然我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理香慢慢轉向紗夜,然後深深的一鞠躬
[對不起,沙也加!都是我不好!]

[理...香?]
紗夜身體不自覺抖了起來,好像赤身走在大雪之中一樣
自心底的
心寒

[其實,沙也加,你之前...]
[我不想聽!]

紗夜...,不,沙也加止不住身體的顫抖,感覺到四週一片漆黑

理香無視沙也加的阻止,繼續說下去

[其實,你之前家裡發生一場火災,然後,你就好一陣子都沒來學校,直到有一天,你跑來拜託我,讓你忘掉這段過去,

只是那段回憶對你來說太過強烈,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理香頓了頓,看向紗夜

[只是,那時候剛好紗夜也失去蹤影,

我想說正好試試看把你催眠成紗夜,你變成"紗夜"之後"沙也加"的傷痛就不會那麼深了,

一方面可以幫助你的情緒穩定,同時還可以做另一種嘗試...]


[住口!!!!!!!!!!!!!!!!!!!!!!!!!!!!!!!!!!!!!]

沙也加大吼

"總明"出鞘,一陣紅光把紗夜和理香逼退

[你胡說,我才是真正的紗夜]

沙也加手中的"總明"不斷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紅色的光暈漸漸覆蓋全身

[理香你先退下!有甚麼事待會兒再說!]

紗夜手握"貪狼",緋紅色的光點圍繞四周,看起來就好像花雨繽紛

[櫻花霧翔!]

"貪狼"破刃而出,一道白色刀氣沿著地面斬向沙也加

紅色光芒大盛,一個紅色身影越過刀芒朝紗夜襲來

見狀,紗夜驚呼
[光武?]

緋紅色強光,紗夜"紅色光武.F"著裝,以著巨大十字盾牌檔在身前

一陣強烈的撞擊,紗夜止不住沙也加的衝擊

兩道紅色身影雙雙飛入樹林內

[紗夜!沙也加!]

理香連忙衝進樹林裡

卻只看到紗夜倒在地上的身影

[紗夜!你沒事吧?]

紗夜緩緩的舉起手來

[..."貪狼"]

理香仔細一看,倒在地上的紗夜身上只剩下風紀的臂章
"貪狼"卻不見蹤影

沙也加手上拿著"貪狼"和"總明"
[我會證明,我才是真正的紗夜!]

說完,紅色光芒再現,一道雷光,沙也加不見蹤影

理香嘆了口氣
[唉呀,真是一語成讖啊。那你呢?你是真正的紗夜嗎?]

[沒有人會說自己是別人吧?]紗夜反問

理香回頭看向沙也加離去的方向
[也許有]

[恩,說的也是]


<雙刀與無刃>

[她有回宿舍嗎?]

剛打開門,就聽到紗夜這句話

[沒有...你剛剛在大掃除嗎?]

[有一陣子沒來了,有點髒,稍微打掃一下]

風紀委員辦公室裡看得出來才剛整理完成,地板感覺得到拖把拖過的潮濕

旁邊已經整理出一包垃圾袋,陽光從乾淨的玻璃透射進來相當清爽

真不愧是認真耿直的紗夜,就連打掃也這麼全面

紗夜脫下口罩,轉向旁邊

[我看,這些垃圾應該是新生風紀中隊長們昨天在這裡開歡迎會留下來的?沒錯吧?"風紀中隊長"?]

[風紀委員長,您誤會了!這不是我們做的,應該是校內的小混混破壞門鎖闖入,才會變成如此!]

落岩 劍次立正站在一旁大聲的答應著,

紗夜沒有看他,在熱水壺前沖了兩杯熱茶放在桌上

順勢坐在擦好的沙發上

[那說吧,你們這群中隊長是怎麼來的?]

[是!之前因為風紀委員長突然消失,不僅校內許多不良分子開始鬧事,而且"異種"也再度出現,為此,

我們召集了一些有能力且志願的學生共同組成"風紀委員會中隊",希望在這段時間繼續維持校內的秩序!]

[你是靈能力者?]

[是!從小在寺廟裡修行過一段時間]

[好吧,暫時這段時間你們繼續執行維護風紀的工作,必要的時候也可以找我幫忙,如果你們表現良好的話,我會正式承認你們成為
風紀委員會的一員]

紗夜輕描淡寫的說了,落岩 劍次神情激動的說:[是!絕不辜負您的期望!]之後就走了

理香在紗夜對面坐下,皺眉說著:[紗夜,這樣好嗎?]

[在失去"貪狼"的這段時間,如果有人幫忙當然是最好不過。話說回來,沙也加她原本是SC嗎?]

理香搖了搖頭

[我不確定,至少之前她只是個普通的女高中生。]

[但是,她現在卻成為SC了?而且還是cos成我的模樣?]
紗夜直盯著理香

[這不過是誤打誤撞,我也很意外。不過,淺田本來就很嚮往我們的風紀委員長?讓她作一下美夢,對她是有幫助的。]

[那麼,理香]
紗夜調整了一下姿勢,讓自己原本已經很正經的坐姿變得更有威攝力

[她現在還認為自己是紗夜嗎?]

[有可能,不過更有可能的是...]
理香拿起桌上的熱茶,喝了一口,然後說

[她不知道]

[她不知道?]

[沒有我的指令,她腦袋裡的暗示會繼續告訴她:"我是紗夜"。但是因為妳的出現,就開始有了矛盾,剩下,就看她怎麼理解這件事了]

[那你趕快幫她解除暗示啊!]

[找不到她人,怎麼解除?]

紗夜站起身來,走到書櫃前,拉出其中一本書

牆壁裡傳來喀啦喀啦的聲響

[這是...]

[忘了我是櫻花大戰的Cosplayer的話我可會很傷腦筋的喔?]


<終站>

鐘響後又過了三個小時,被夜色遮蓋住的校園裡深藍,卻不沉靜

操場旁的林道,一個偏僻的小角落裡,怪物的嘶吼聲與刀劍撞擊聲彼此衝撞

[喝啊!]

少女的身上隱隱浮現著巨大圓型紅色鋼盔的身影,手上的武士刀雷光纏繞

前方的人型野獸和之前所遇到的黑色怪物如出一轍,不同的是,這次的對手有十足的把握

因為,她有"貪狼"和"總明"

[看招!雷光一閃!]

刀劍揮舞,空中一道雷光橫過怪獸腰部,怪獸堅韌的麟甲碰上雷光,有如碰上頑童的積木城堡

應聲粉碎

只一擊

巨大的怪物就這麼倒地,黑光散去後,變回普通的男學生

這些人為什麼會變成怪物?

這一直是沙也加心裡的疑問,有人說是"詛咒",也有人說是"精神污染"

也有人說這是"超能力顯現的徵兆"

但是,依舊無法確定出真正的原因。

收刀入鞘的"紗夜"解除身上的紅色幻影,咖啡色的自然捲變回亮黑色的直髮

沙也加撥了撥頭髮,拿起手中白色刀鞘的"貪狼"

自從用了"貪狼"之後

雖然威力增強了,可是,開始感覺到"哪裡不對勁"

有種"應該不是這樣"的不快

沙也加看了男學生一眼

應該待會兒就會醒來了吧?

如果不趕快回到"那裡",萬一給人看到就麻煩了

[淺田同學!]

落岩劍次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沙也加甩了甩頭髮,一轉身,咖啡色長髮的"紗夜"站在落岩劍次面前

[你在找誰?]

"紗夜"的眼神異常冷酷

劍次的動作活生生打住,但很快就恢復並立正站好

[原來是委員長,失禮了!在下 落岩劍次,正在直行巡邏的任務...地上的這位同學是?]

[已經沒事了,你來得正好,叫醒他]

"紗夜"轉身要走

[等一下!]

"紗夜"緩緩停下來,右手暗暗搭上"總明"

[....還有什麼事?]

[在下知道委員長還不信任我們,但是請委員長放心,我們"風紀中隊長"一定不會辜負委員長的期望的!]

"紗夜"停了一會兒,繼續走向前,踩著枯葉的腳步聲細碎地遠去



唰唰-

熱水從蓮蓬頭噴出,沙也加白晰的肌膚變得紅通通的,旁邊的毛巾上標著"風紀委員會"

沙也加拿起了毛巾擦乾頭髮,圍上一條浴巾走出浴室

順手打開冰箱,從"招待用"的隔層裡拿出一瓶可爾必思

咕嚕、咕嚕

風紀委員會辦公室真是個好地方

不過,從眼前打掃過的跡象看來,那個紗夜應該也來過了吧?

再待下去恐怕很快就會被發現,

下一步該去哪呢?

沙也加發呆了半龩,放下空瓶,穿起學生服

拿開衣服之後,桌上只剩下一把"總明"

"貪狼"不見了?

突然地面一陣強烈震動

回頭一看,兩扇巨大的書櫃往兩旁移開,強光從書櫃後面透射出來

一個清爽而熟悉的聲音

[果然是你啊]

紗夜和理香從書櫃打開的"門"裡走出來

[要用可以,可是要記得收拾乾淨]

看著紗夜背後的巨大隱藏空間,沙也加說不出話來

[你沒有甚麼要問的嗎?比如說我背後這個"風紀華擊團作戰中心"?還是說我手上的這把"貪狼"?]

曝光了!

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沙也加拔出"總明",紅光爆發

紗夜抽出"貪狼",緋紅色光暈籠罩

[ SuperCos ! ]



<對決>

兩台巨大圓型鋼盔在室內爆出強烈火花

[櫻花霧翔!]

[雷光一閃!]

刀氣與雷光對撞抵銷,兩個身影高速的對撞

緋紅色的鋼盔與深紅色鋼盔交鋒,"貪狼"與"總明"往彼此身上招呼

也同時被鋼盔反彈,雙方過了幾十招

[不錯嘛,試試看這招吧?]

緋紅色鋼盔變成藍色鋼盔,"貪狼"變成一把巨斧

巨斧挾著滔天巨浪的氣勢朝沙也加劈來

沙也加舉起"總明"想要檔下這招,卻被強大的衝擊力震飛

整個人撞在牆壁上,紅色鋼盔消失

[果然不對勁]

[怎麼了?]理香問道

紗夜看著倒地的沙也加說道:[她還沒辦法自由轉換外型這點我還能理解,可是,她剛剛所使用的Cos有點奇怪...

櫻花大戰系列裡所有的光武,沒有一台是"紅色而且手持武士刀"的...先不說這個,你趕快去解除她的催眠]

看到一時起不了身的沙也加,理香連忙跑過去扶起她

[很快就好了,不用擔心]

沙也加被震得渾身疼痛,還無法反應過來

理香雙手扶住沙也加的頭部

[一、二、三,wake up!]

沙也加沒有任何反應

[不會吧?一、二、三,wake up!]

[什麼?]

沙也加只是看著理香

[催眠已經沒了?怎麼會?]

理香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紗夜走過來抓住沙也加的肩膀,問道
[你的名字是?]

[淺田 沙也加...]

沙也加揮開紗夜的手

理香和紗夜兩人不理解的看著沙也加

[那你知道,你不是紗夜了嗎?]

聞道,沙也加停了半龩,然後點點頭,說道:

[其實,那天過後沒多久,我就明白了,我不是紗夜,我是沙也加。可是,我一直回想不起來我自己的事情

反而是紗夜的事情,我很清楚。]

紗夜看向理香,理香卻一臉疑惑的說

[她現在已經不是催眠狀態了,我給的暗示也已經失效了。]

[那為什麼她還想不起來自己的事情?]

[恐怕是她潛意識裡還不願意想起來,所以選擇性的失憶了]

[對不起!]

兩人轉頭過去,沙也加低著頭說道

[造成你們的困擾,真的非常抱歉!我以後再也不會假冒紗夜的身分了,我也不會再偷用這間辦公室了!]

[沒有關係]

沙也加抬起頭,看著紗夜

[其實我也是非常欠人手的,如果你願意的話...]

紗夜微笑著伸出手來

沙也加看著紗夜,有點遲疑

[不用擔心!恩?]
理香拍著沙也加的背

沙也加怯生生的握住紗夜的手,看著紗夜

[真的...可以嗎?]

紗夜拉著沙也加,一把把她抱在懷裡

[以後也請妳多多指教啦?沙也加?]

[恩!]

沙也加把頭埋在紗夜的肩上,抱著紗夜,默默啜泣



安靜的夜裡,洗衣機轟隆轟隆的滾動著

[恩~好香,是大吉嶺嗎?]

理香穿著小背心和運動短褲出現在沙也加身後

[這裡的水質還是一樣不好呢]
沙也加穿著短浴衣,攪拌著冒出熱氣的馬克杯

理香看著沙也加:[有回想起什麼嗎?]

沙也加搖搖頭

[抱歉,我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不,理香,謝謝妳,因為你我才能加入風紀委員會呢!]
沙也加打從心裡開心的笑著

[而且你聽我說,那場火災原來只是個幻像,亞河劇場其實沒有被燒掉耶,大家也都還活著,真的是太好了!不是嗎?]

那個不是幻像

理香看著沙也加,想說些甚麼,卻說不出來


[理香,你的臉好難看,你怎麼了?]
沙也加擔心的問著

[沙也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幫你回復記憶的!知道嗎?]

理香激動的說著

沙也加只是小聲的說著[沒有關係啦...],然後就回房間了

諾大的洗衣場只剩下理香

理香默默拿出一本封面寫著"劇本"的小冊子

其中一頁附著紗夜的照片,照片旁邊記載著紗夜的能力、亞河劇場、亞河、露蒂等人的資料

翻開第二頁,上面附著沙也加的照片

照片旁邊一樣記載著沙也加的身平

底下,還有一張照片

照片裡是一個火災過後遺留下來的灰燼殘骸,

中間,有一個黑色長髮的女孩呆坐在那裡

她背對著照片,看不到她的表情

[...幻像嗎?]

洗衣機停了

理香收起小冊子,拿出衣服,裝進籃子裡

身影慢慢消失進走廊幽暗的燈光中。

===========================
(微笑)
(微笑)大家好~久不見貴安
這一年發生了許多事,也換了份算是與創作有關的工作。
總之,就這麼在現實世界裡掙扎著

總念念不忘的,還是ACG的二次創作

晃點無尾熊不下數百次,在此道個歉

在這個版寫些甚麼也成為我的少數習慣

希望能讓大家喜歡,也祝大家中秋佳節愉快

===========================

灰黑色的空教室裡,電風扇被風吹得緩緩轉動

[學姊...]

黑長髮平劉海的她穿著一身中規中矩的水手服,身子微蹲,

左手握著一把武士刀,深紅色刀鞘纏繞著細黑麻繩,右手在刀柄上方,凝止不動

[...為什麼?...]

女孩的嘴唇抖得好像沸騰欲炸的鍋蓋,聲音卻好似沉入海底的鯨魚,緩慢笨重

站在門前的女子,回頭看著她

[紗也加?]

夕陽落在學姊的鵝蛋臉上,褐色的長髮在陽光下,有如獅子鬃毛般明亮耀眼

一陣強風吹進教室,紗也加的長髮紊亂地覆蓋她的臉龐,但那雙眼睛卻似寒星明亮,

"學姊"嘆了口氣,轉身一步步走向紗也加

腰際白色刀鞘的武士刀反射著餘光,著長筒白手套的左手拂過金黃色刀穗,

[你又在鑽牛角尖了...]

[哪有!!!!] 紗也加打斷了學姊

學姊愣住了

紗也加大口的喘息著,一呼、一吸、一呼、一吸

學姊無語的看著紗也加,右腳緩緩退了半步

[紗也加]

紗也加微微抬起頭,呼吸稍微平靜了些

[sorry]

聲音還未落,一把抽斷空氣的刀鋒無聲的滑向紗也加白晰的頸項

紗也加來不及拔刀,扭著身子前踩,硬是把脖子從刀鋒前移開

沒有空檔,第二招已經直劈額頭,

[三刃成虎]的招式名從紗也加腦海閃過

發招者力貫全身,如怒虎前撲,刀勢至剛,其弱點在刀式與刀式間有稍有遲滯

可惜,這種事不會發生在學姊身上

用力拔開粘在地上的腳,眼前的地板爆出一道裂痕

第三刀要來了!!

這邊也已經準備好了!

咬緊牙根,

學姊,

我要擋下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色刀鞘爆出青光!!

金黃色強光卻靜靜的,理所當然的落下

塵埃落下

紗也加雙眼直視前方,刀沒有出鞘

雙眼中間,多了一道筆直的線,金色刺眼的的線

白色刀柄緩緩入鞘,"學姊"褐色的髮梢才垂落胸前

[放心,這把刀不是真的,你不會有...]

"學姊"心頭一寒,眼前青光暴起

武者,動刀前,要有絕對的自信,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遲疑

否則,刀鈍人沉,未戰先敗

如此方可踏入人刀合一之境

但,

自信過之者,反而會看見"自以為真的事實"

在0.001秒的瞬間,看見假象,已足以構成落敗的慘痛結局

紗也加在那一瞬間,轉動了前腳

膝蓋、腳掌的轉動,製造了半步的空間,躲過致命的一擊

[電磁拔刀,禍!!]

藉由電磁的強烈互斥,發出超高速、猶如閃電迅速猛烈的斬擊,

這個招式與[三刃成虎]一樣,原本只存在於人類的諸多幻想中,

是可以描述卻無法實現的[幻想刀式]

可是,這層高牆在三年前被一種新發明打破了

這種發明,也讓人類無窮無盡的貪婪,更加速地生長、蔓延

整間教室被青光淹沒

挾帶閃電的武士刀停在"學姊"的眼前

硬生生的停下

紗也加臉色蒼白的望著學姊,

"學姊"淺綠色的雙瞳直視著景仰自己的學妹:[ 嗯! 這樣,我就可以放心了! ]

"學姊"讚許的言語,聽在紗也加耳中卻有如惡毒的咒詛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求求你...]

黑色的刀柄顫抖著,豆大的眼淚連珠滴落

學姊拿起白色外套披在肩上

[今天起,你就是風紀委員長!]

一條紅色臂章飄落在紗也加面前

紗也加張開口,卻說不出話

[ 我會回來看你的! 加油!]

白色外套上[A.R. 團 ]的臂章,隱沒在刺眼的夕陽裡

紗也加

此後成為封殼校園史上最令人難忘的名字

[人禍 - 紗也加]





爆熱熊
二次創作中的二次創作
簡稱 中二創(?)

(忍笑)

修正或封鎖

Page: [1] < 回上一頁

Re: 慶中秋的短篇小說 ( No.1 )
日期:2013/09/23 21:59
名稱:水浴

最近發現以前版上有發創作物的人不知為何都很巧合的些許遇到困難

在此敬祝各位能走一一片天!!

水浴上

-------------------------------------------------------------------------------
另外這是全新的小說嗎

水御姐等連暗示都沒出現有點介意

修正或刪除

Re: 慶中秋的短篇小說 ( No.2 )
日期:2013/09/24 01:31
名稱:爆熱熊

(大笑)其實不會~總之努力中

雖然看不出來,但是一定有水御晴美 (微笑)
(祈禱下篇能順利XD)

大家都加油 (喜悅)

修正或刪除

Page: [1] < 回上一頁

主題 排列前端
名稱
E-Mail
URL
圖示 *圖示預覽
密碼 (刪除或修改留言使用)
驗證碼 (請輸入驗證碼: 1152)
內容 (微笑) (大笑) (喜悅) (滿意) (忍笑) (狂笑) (冷酷) (淺笑) (迷茫) (憂愁) (自傲) (驚訝) (大喊) (哭泣) (憤怒) (困惑) (蠱惑) (閉嘴) (down) (214) (236) (back) (421) (41236) (forward) (623) (63214) (up) (P) (K) (<

   Cookie 保存


- Web Patio v1.32 by Kent Web - Edit by 腦地方 -